• 首页 资讯 车型 企业 产品 导购 测评 展会 视频 数据 专题 采购 代理 直播

   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频道 > 行业资讯

    “汽车疯子”李书福的梦想实现了吗?

    来源:亿欧   作者:综合报道   2018/3/2   浏览2545次   

    [摘要]在收购完沃尔沃之后的这几年里,来自浙江台州的亿万富翁李书福开始在公众面前保持低调。事实上,在最近的几年,这家中国汽车公司在营销和公关层面上,大多把注意力放在“吉利”这个品牌上,而不是老板身上——虽然被称为“李福特”的老板从来不缺少故事。

    在收购完沃尔沃之后的这几年里,来自浙江台州的亿万富翁李书福开始在公众面前保持低调。事实上,在最近的几年,这家中国汽车公司在营销和公关层面上,大多把注意力放在“吉利”这个品牌上,而不是老板身上——虽然被称为“李福特”的老板从来不缺少故事。


    直到几天前,吉利官方确认自己已经成为了奔驰母公司戴姆勒的第一大股东后,外界又一次重新打量这位长着娃娃脸的“汽车疯子”。


    20.png


    1

    有关李书福的造车故事已被复述多次,从“求一次失败的机会”,到放言汽车是“四个轮子加沙发”,李书福人们的眼里仿佛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吉利汽车都摆脱不了“廉价汽车”制造商的形象都和李有关。


    《华尔街日报》曾评价李书福,称其“身上有着一股天然的农民智慧,而且人格复杂”。的确,一方面李书福的野心在于要把吉利做出“世界顶级的汽车品牌”,另一方面他又是自卑的,即使是在收购了沃尔沃后,李书福也依然认为这是“农村青年和电影明星”的爱情,甚至还多次强调,吉利和沃尔沃是“兄弟关系”,而非“父子关系”。


    只有高中文凭的李书福也是一名现役的业余诗人,他喜欢写一些口号式的,堆砌着强烈情感的现代诗,早些年不断地在自己企业的内刊上发表作品。他甚至还为一些大学写过几首校歌,几万名学生唱着他写的歌度过青春期,当然这些学校都是他名下的资产。


    李书福还是一个穿着廉价衬衫的红酒鉴赏高手,他手指粗短,但却弹得一手古筝,他还狂热地喜欢打篮球。


    2

    作为个人,李书福是有奔驰情结的,他不止一次地表达过“奔驰是世界上最好的汽车”。而在收购沃尔沃之前,李书福也打过奔驰的主意,当时是想收购Smart品牌,不过德国人毫不客气地拒绝了这位野心家。


    从造车开始,李书福的理想就是做“中国的奔驰”,吉利的第一台汽车“吉利一号”,就是李书福自己的奔驰车拆下来,工人们拿着《机械设计手册》自己拼装的,那是在1998年。


    谁能想得到,在20年后,这个穷小子可以挥舞着支票,成了奔驰的第一大股东。


    如果说,当年吉利收购沃尔沃是李书福一个里程碑式的起点,那如今入股奔驰,会给吉利和李书福带去什么,这依然是一个未知数——德国人事实上要比美国人难搞很多。当初在交割完后,李书福在杭州的办公室抱怨事情的“焦头烂额”。


    这当然不一样,对于李书福来说,他是沃尔沃货真价实的大boss,而这次入股的奔驰,仅仅只是二级市场的股市扫货,未来能否进董事会,甚至将来参与公司的经营,一切都要“走着瞧”。


    这样的情况,未必符合李书福的初衷,这位笑起来憨态可掬的富翁,有着常人难以估量的野心。最有可能的情况是,二级市场的买入只是李书福“曲线救国”的无奈之举。


    3

    德国人再次拒绝李书福的收购邀约应该是大概率事件,世界经济在这两年进入了一个“逆全球化”趋势,而中国人在中间扮演了“野蛮人”的角色,不太受欢迎。


    全世界对中国商人开始保持警惕,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美国,最近接连对来自中国的明星企业华为和阿里巴巴说了No,前者的最新款旗舰机型在美国销售受阻,而后者则是无法顺利通过蚂蚁金服收购一家美国汇款公司。


    在欧洲,《泰晤士报》则质疑了英国老牌百货公司House of Fraser,称其遭遇了“现金危机”,而这家公司的主人是来自江苏南京的亿万富翁袁亚非,英国人还猜测袁或许对此“无能为力”。


    偏见的产生——如果说目前中国资本在海外遭遇的情况能称之为“偏见”的话——很大部分来自于贸易保护主义,经济学家们声称这股势头已经弥漫在全球经济的上空。


    但对世界贸易的“公平”和“互惠”规则理解不同,也让争议从北京蔓延到华盛顿甚至伦敦,都没有办法取得大多数的“一致”。


    从现在来看,北京更多的是希望中国商人们去占据全世界的市场和战略性的资源,而非继续上演“蛇吞象”,甚至“冤大头”。当然商人们的精明远超过普通人,即使是在这张桌子上当了“冤大头”,谁又能看到他在另一张桌上拿到了怎样的牌。


    4

    在距离浙江宁波市区30多公里的东乡,有一座创建于西晋永康元年的寺庙,叫做天童寺。


    2001年的一个星期天,正在吉利宁波基地车间里忙碌的时任吉利总裁杨健,突然接到李书福的通知,要求他“穿正装,马上去天童寺”。同时接到通知的还有当时吉利的几位高管,如安聪慧、刘金良等。


    等他们几个换好正装,打好领带后,李书福已经在他自己的加长林肯车里等他们了,李的司机连白手套也戴起来了。


    这一年,是这位未来的中国汽车大亨最艰难的时刻。持续不断的亏损让李书福不堪重负,而宁波和临海两个基地,每个月只有五六百辆车的产量。


    何去何从,李书福心里也无解。


    车到天童寺脚下,还有一段好几公里的石头台阶,李书福一言不发,天还飘着细雨,没有人打伞,几个人跟在他的后面。


    让李书福失望的是,等他们爬到庙门口,寺庙已经紧锁——时间已晚,庙门关闭了。没有拜到佛,几个人对着天童寺叩拜立誓,一定要把吉利干起来。


    回来后的李书福再无别的念想。这一年年底吉利突然宣布退出中国足坛,并把中国足协告上了法庭,此时距离吉利进入足坛仅仅8个月。后来李书福和宋卫平成为了足坛的“扫黑斗士”,李甚至做好了蹲监狱的准备。


    还是在这一年,2001年的11月9日,吉利拿到了汽车“准生证”。也正是在这一年,李书福声称,自己在内部已经宣告,未来吉利要去买沃尔沃。


    (责任编辑:益春 )


    中国电动汽车网版权声明:
    中国电动汽车网转载作品均注明出处,本网未注明出处和转载的,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作品侵犯署名权,或有其他诸如版权、肖像权、知识产权等方面的伤害,并非本网故意为之,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后将立即加以更正。

    网友评论

    游客
    发表评论

    全部评论

      快讯 更多>
    最新评论

    查询